Menu

定向降准,贷款仍受限资本金

受益定向降准的银行再次增加。

央行定向降准或已由点及面。

自今年2月初央行[微博]推出“普降+定向”降准组合拳之后,“降准雨”还在悄悄地下。

继2月4日,央行打出“普降+定向”降准组合拳后,新一轮的“定向”降准已经铺开。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的文件显示,浙江省享受此次存款准备金率额外下调政策优惠的银行共有23家,包括杭州银行、温州银行、嘉兴银行、湖州银行、绍兴银行、金华银行等。“实际上,这次文件实施了两次降准,一是对符合2月4日发的37号文要求的,定向降了0.5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去年发的164号文要求的,再额外降低0.5个百分点。”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也就是说,加上2月5日普降的0.5个百分点,北京银行、盛京银行以及浙江省的23家银行均享受了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

今年2月4日,央行宣布对所有金融机构普降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并额外对小微企业贷款占比达到定向降准标准的城商行、非县农商行降准0.5个百分点。

春节前夕,北京银行盛京银行先后发布公告称,符合定向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条件,获准自2月16日起,定向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均执行16.5%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

浙江23家银行额外降准

《每日经济新闻》今日报道,一份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的文件显示,就浙江省而言,享受此次存款准备金率额外下调政策优惠的银行共有23家,包括杭州银行、温州银行、嘉兴银行、湖州银行、绍兴银行、金华银行等等。

今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从华东区某城商行内部高层获悉,此次定向降准的动态考核对象仅为各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小微企业贷款达到规定标准的即可额外享受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春节前夕,北京银行、盛京银行先后发布公告称,自身符合定向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的条件,获准自2月16日起,定向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均执行16.5%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

另据《证券时报》报道,自央行2月初宣布定向降准以来,目前获批定向降准的上市城商行共有5家,执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除了已经公告的北京银行和盛京银行之外,还有南京银行、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获批定向降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的文件显示,就浙江省而言,享受此次存款准备金率额外下调政策优惠的银行共有23家,包括杭州银行、温州银行、嘉兴银行、湖州银行、绍兴银行、金华银行等等。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拿到一份2月12日央行杭州中心支行的文件显示,根据银发[2015]37号文和银发[2014]164号文,对浙商银行、各城商行、浙江省非县域农商行和非县域农村合作银行的2014年末资本充足率,2014年度涉农贷款和小微企业贷款(含直贴和个人经营性贷款)等情况进行了复核,全省符合动态考核政策标准的法人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有31家。自2月16日起,根据存款准备金政策动态考核结果调整其存款准备金率。

今日早盘即将收盘时,券商、房地产板块明显拉升。目前,证券板块涨幅逾5%,建筑板块涨幅近3%,房地产板块涨幅逾1%。

除了上述银行,南京银行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等也获批此次定向降准。

包括杭州银行、温州银行、嘉兴银行、湖州银行、绍兴银行、金华银行、稠州商业银行、台州银行、浙江泰隆商业银行等在内的23家银行额外下调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

《证券时报》援引一位东部上市城商行财务部人士报道,定向降准属于自愿信披项目,并非所有获批银行会主动向交易所披露;另外,降准属于利好消息,部分上市银行主动披露,可能有市值管理的需求。不少城商行2月份经历了“分段式”降准,即2月5日普降0.5个百分点后,经法人所在地央行分支机构考核达标的,从2月16日开始再降0.5个百分点。

对银行来说,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可以有效降低负债资金成本,对冲息差收窄压力,这对未达标银行产生良好的示范效应。

“实际上这次文件实施了两次降准,一是对符合2月4日发的37号文要求的定向降了0.5个百分点,同时对符合去年发的164号文要求的再额外降低0.5个百分点。”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记者,也就是说,加上2月5日普降的0.5个百分点,上述北京银行、盛京银行以及浙江省的23家银行均享受了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下调。

在中国内地或香港上市的地方性银行共有8家,分别是A股的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以及H股的重庆农商行、重庆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和盛京银行。

此外,据《证券时报》报道,南京银行、重庆银行和徽商银行目前也获批定向降准。

考核的是去年末数据

什么样的银行可以额外降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去年6月16日,央行下发164号文(《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定向降低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的通知),对于符合宏观和微观审慎经营标准且“三农”或者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

当时南京银行并未在列,南京银行某高管曾向记者表示,该定向降准的政策是连续的,此后达到标准的银行也可以享受降准。

不过对于定向降准的标准,业内人士也仍是模棱两可。“对于这个标准,还不一定是按照对外公告出来的数据,比如去年有部分股份行也达到了标准,但是按照公开的数据并不合格。去年年中我们也有去申请定向降准,但当时2013年度的数据不合标准。”某上市城商行小微业务负责人告诉记者,此次降准考核的是2014年末的数据。

银行贷款仍受限资本金

对银行来说,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无疑是利好。长城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屈俊在研报中称,2月份对地方性银行的定向降准预计将释放500亿元~1000亿元规模的基础货币,有助于提升银行信贷投放能力,提升银行估值水平;同时稳定经济增长,缓解银行资产质量压力,修正行业悲观预期。

不少专家预测,当前货币政策仍有进一步放松的必要,预计央行今年还会有多次降准。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认为,年内还可能有两次以上的降准,降息也可以期待。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部分城商行、农商来讲,定向降准的意义有限。某城商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我们现在的情况是资本金不够用,降准了我们的贷款也放不出去。现在银行有多少贷款可放,不仅是要看存准,也同时还要受制于资本金的限制,我们现在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红线。”“在这种情况下,降准实际上并不是我们最迫切的,目前最迫切的是计划在一季度或是上半年完成定向增发。”上述城商行内部人士表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